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強姦 女兒,新手必看

“师父,我觉得我好奇怪啊。

  ”吃过晚饭,王萌萌和师父坐在院子里吹夜风。

  她好奇地盯着老王敞开衣襟的胸膛,又看了看自己被衬衣包裹着的硕大胸脯。

  为什么师父那里那么平,而我这里却那么大?她越想就越觉得奇怪。

  王萌萌今年十八岁,在很小的时候,就被拐卖到平安村里,被师父救下,送给邻居杨大壮家把她养大。

  为了供她读书,夫妻俩外出务工,常年不在家,就把她托付给老王照顾,跟着他学点医理,自己种菜养猪。

  处于青春期的她,正是对异性的身体感到最好奇的时候。

  听到这话,老王却是当场愣住了。

  萌萌是他从人贩子手里救下来,因为当时还是奶娃子的她正发着高烧,人贩子嫌她掉价,就想把她扔到河里去。

  一晃眼,奶娃娃都长成大姑娘了。

  那丰满的胸脯,发育好的都有些夸张了,也不枉他天天羊奶供着。

  想到这儿,老王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

  “因为你是女孩,师父是男人,当然长得不一样了。

  ”这种尴尬话题,老王也只能这样搪塞了。

  只是王萌萌却不愿放过,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,“那为什么我们女孩儿的就能长那么大,男人的就不长呢?这是用来干嘛的呀?好麻烦,老是动来动去的,真想割掉算了!”王萌萌越想越糟心,以前没长起来的时候倒没什么,就是这几年,这玩意儿越长越大,有时候还特别疼,好几次晚上睡觉挨着都能疼得她流泪。

  干活儿的时候还老是碰到,可碍事儿了!村里好多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,这让她很不开心。

  “呸呸呸!别瞎说,这个怎么能割呢!”老王轻声呵斥,眼神却变得越发火热起来。

  不得不说,萌萌这孩子发育的相当成熟,每次给她买衣服,都得买大一个号。

  如今身上穿着的这件衬衣,还是隔壁张寡妇年轻时穿的,竟还是紧绷绷的,将那对浑圆的形状勾勒得淋漓尽致。

  “好烦啊!我不想要这个!”王萌萌没有注意到师父异样的目光,反而当着老王的面,直接把衣领的纽扣扯开,露出里面雪白的两团。

  看到这一幕,老王的眼睛瞬间就直了。

  自从十年前老伴儿去世后,老王就没再碰过女人了,虽然他对萌萌并没有什么邪念,可面对这样的视觉冲击,他还是无耻的起了反应。

  老王用力咽了咽口水,强迫自己移开视线,脑子里却闪过某些画面,反而越发激动起来。

  他只觉得浑身燥热,下面也胀的难受。

  老王强忍住冲动,大声呵斥道:“萌萌……快扣上衣服!女孩子家家的,不能这样!”王萌萌不满地撅起嘴,嗔道:“师父!这里又没外人!而且我这几天那里都好痒,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啊?”生病?老王一愣,顿时哭笑不得地抹了一把脸。

  这孩子心思单纯,只读完初中就在家养猪种地,连自己是处于发育期才有的正常状况都不明白。

  毕竟是农村人,又是偏远的村子,思想封建,就算学了生物,怕是老师也不会去教这些东西。

  老伴儿又走得早,她爹妈又常年不着家,自己毕竟是个大男人,哪里好跟她讲这些?可是现在萌萌已经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排斥心理,如果他还不想法子教导教导,怕是这孩子以后会吃亏啊!想到这儿,老王在心里酝酿了一下,正准备开口,就看到王萌萌一脸惊慌的站起身来。

  “师父师父!您快给我看看!好痛啊!我这是怎么了?”王萌萌惊慌失措地扯开衣领,将两团白嫩的胸脯对准了老王。

  王萌萌是真的怕极了,前些日子她就觉得自己胸前很痒,一开始也没在意,猜想大概是去菜地的时候被虫子咬的。

  可现在竟然加剧了!她哪能不怕!她哪里知道,这不过是因为她处于发育期,总是忍不住去搔痒才导致的轻微疼痛。

  “师父……”看到师父灼热的目光,王萌萌俏脸一热,慌张地垂下头去。

  虽然对这类事情很懵懂,但不知道为什么,王萌萌总觉得师父的目光像是要吃了她一般,有些扎人。

  “萌萌乖,过来让师父看看。

  ”老王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。

  王萌萌愣了愣,还是乖巧地上前,双手依旧乖巧地抓着自己的衣领,两团柔软离老王的脸不过才半臂长。

  鼻尖不断涌入的少女幽香,让老王顿时气血翻涌,那处的反应也更加强烈了几分。

  他本来只是想给王萌萌普及两性知识,可现在,他竟然改变了主意。

  “萌萌,告诉师父,你是哪里痛?”老王紧盯着眼前的雪白,喉咙阵阵发紧。

  滚烫的呼吸喷薄在两团柔软上,让王萌萌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  她羞红着脸说:“师父,就是这儿,这两个点点,还有点痛。

  ”刚刚隔得稍远些还不觉得怎么样,这会儿看到师父离这么近,还总盯着自己这个地方,王萌萌忍不住忸怩起来。

  “那……师父给你检查检查吧?”老王又忍不住吞咽了一下,此时的他仿佛被鬼迷了心窍,满脑子都是少女饱满柔软的部位,真想上手摸摸看。

  “嗯,谢谢师父。

  ”王萌萌乖巧地点头。

  师父是这十里八乡最有名的木匠,还懂点中医。

  这里离镇上太远了,出行很不方便,唯一一家卫生所又在几十里外,大伙儿有个什么头疼脑热都是找师父看。

  也就是这几年才通了公路,他才在家种地,偶尔给村里的老人们修修家具打打棺材什么的。

  不过现在村子里的人还是喜欢来找他看病,因为他用药准,什么草药都认得。

  得到萌萌的允许,老王不禁屏住呼吸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慢慢伸出黝黑的大手,放在那饱满的两团上。

  触摸到的那一瞬间,老王就浑身一怔,身子瞬间变得滚烫。

  这种久违的感觉,让他几乎无法自控!“啊……”王萌萌忍不住发出低吟,心跳也不由加快了。

  当那双火热的大手接触到自己的时候,全身仿佛都过电了一般,稍稍缓解了两个红点点上的疼痛感。

  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异性触碰到那里,虽然眼前这个人是抚养自己长大的师父,也让她忍不住羞红了脸。

  听到这声如轻喃般的娇喘,老王的下面立马就揭竿而起了。

  可他不敢太放肆,怕吓着对方,毕竟眼前的娇俏少女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。

  仅仅只是将手放在上面,并没有动,都让他这么激动了,他实在难以保证自己能不能稳住自己。

  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!“师父,您怎么不动啊?不是说要给我检查吗?”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,不过是这个程度的触摸,就让她的身体很难受了,浑身麻麻痒痒的,好像前几天梦中的感觉。

  听到这话,老王内心狂跳,用力咽了咽口水,下意识地抓了一下,嫩滑的手感竟让他有些舍不得放开了。

  “师父,你这一检查,好像更难受了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王萌萌的声音娇娇软软的,忍不住收拢了双腿,双手也将两团柔软往中间推了一下。

  虽然她不懂这些,可也知道女孩子有些地方是不能随便让别人摸的。

  可是师父不是别人啊!她觉得没什么关系啊,毕竟师父只是在给自己检查身体而已。

  “没……没事,正常现象罢了。

  ”老王忍不住轻咳了一下,觉得更加口干舌燥,下面都快要爆炸了。

  他担心再这样下去,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,索性赶紧拿开手,努力让自己移开目光。

  “萌萌,你别动哈,越动它就越痒,师父出了汗,先去洗个澡,不然一会儿会感冒的。

  ”说完,老王就飞也似的跑进屋里去了。

  一进门,他就靠着门大口大口的喘气,努力想把那股邪火压下。

  可他只要一闭上眼睛,就满脑子都是萌萌漂亮的小脸和那两团雪白,下面反而更胀大了。

  洗澡!对!得赶紧冲凉水!老王急忙跑进屋后的澡棚里,边走边脱衣服,一进去就打开水龙头冲。

  然而,他没想到的是,就在他打开水龙头的那一刻,王萌萌因为担心他也跟了过来。

  发现师父果真是在洗澡,王萌萌这才松了一口气,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,无意间瞄到师父下面一大坨,瞬间好奇地停了下来。

  “咦?怎么跟大明的不一样?好大啊!”随着老王的拨弄,王萌萌更加脸红心跳了,臊得不行。

  “大明尿尿的时候都没那么大,可是师父的为啥长那么大呢?是不是跟我这里一样也长得比别人的大?”王萌萌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。

  师父长着这么大的玩意儿吊在身上,平时走路肯定很难受吧?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看着看着,身体就本能的产生了很微妙的变化。

  她惊讶地发现自己胸有点胀胀的,下面也有点酥酥麻麻的,好像有蚂蚁爬过似的。

  好奇怪的感觉啊……她这是怎么了?王萌萌捧着砰砰直跳的胸口,扭头就跑,不敢再看下去了。

  老王洗完澡出来,就发现萌萌回了自己房间,他找到五块钱一包的金圣烟,去厨房拿火柴点上一根,吧嗒了几口也回了房。

  躺在床上的老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,脑海里不断闪现出之前的画面。

  他叹了一口气,对他而言,自带体香的少女身体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!“轰隆……”一阵电闪雷鸣过后,外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,窗户都被雨水敲打的砰砰响。

  “师父,您睡了吗?”门外传来王萌萌娇娇软软的声音。

  王萌萌从小就怕打雷,每次一听到都要依偎在老王身边才能睡着。

  老王心头一跳,应了一声,就赶紧起来开门。

  下一秒,一具带着淡淡幽香的娇躯就扑入他怀中。

  “师父,我好怕!外面的雷声太吓人了,我不敢睡。

  ”老王拍了拍萌萌的背,柔声安慰:“别怕别怕!师父在,快进来吧。

  ”搂着王萌萌进了屋,老王就从墙角里拖出他自己做的折叠小床,让王萌萌睡在自己床上。

  可是他才刚坐上小床,就听到嘎吱一声,床板猛的抖了一下,竟然陷了下去。

  老王赶紧起身查看,这才发现,这小床下面的支架,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老鼠给咬得(名人哲理故事)只剩下手指那么一点连着。

  老王毕竟是个成年男子,这一坐上去,支架就支撑不住断开了。

  这下可怎么办才好!“萌萌,这张床坏了,睡不了啊!”老王满脸无奈地看着王萌萌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王萌萌紧靠着老王,咬着唇角看他,瞧着可委屈了。

  “要不……你先和师父挤一挤?”老王的心瞬间一紧。

  也不知是怎么了,他竟然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来!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王萌萌竟毫不犹豫地点头,快速爬上床就钻进被窝里去,生怕老王反悔。

  “师父,快来啊!”王萌萌冲老王招了招手,可爱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简直要了老王的老命!老王哪里舍得拒绝,连忙答应,就躺了上去,只是身子绷的很僵硬,不敢挨着她。

  若是在以前,王萌萌还是个没长开的小姑娘,就算直接睡在老王身上,他都不会有什么想法。

  可是现在王萌萌已经是个大姑娘了,偏偏身上还带着阵阵幽香,这谁顶得住!“轰隆……咤!”又是一道惊雷,王萌萌吓得瑟瑟发抖,蜷着身子想要躲进老王怀里。

  看着身旁的王萌萌像个受惊的小兔子,老王有些心疼,侧过身子半搂住她的肩。

  “乖,别怕,师父在这儿。

  ”“师父,您能不能抱紧点,我好害怕!”王萌萌抬起头,那双眼睛沾上一点泪花,看起来更加惹人心疼。

  老王的心瞬间软的一塌糊涂,激动的伸出手,从王萌萌的脖子下穿过,将她反抱着,整个人都扣在自己怀里。

  而他火热的大手,正好盖在两团柔软的浑圆上。

  那柔软的触感和特殊的幽香,就像一股电流,瞬间袭遍老王全身,让他下面立马起了反应,正好抵在王萌萌的翘臀下。

  “师父,被子里藏了什么啊?都硌着我了。

  ”苏萌萌疑惑地扭头想要看,“是师父的大棒槌吗?”说着,她的手就往身后探去。

  老王顿时一惊,赶紧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触碰,“萌萌,别乱动!好好睡觉!”“师父,我想摸摸看,您就让我摸一下嘛!”王萌萌嗔道,同时还扭了一下身子。

  这一摩擦更是不得了,老王的反应跟强烈了。

  而王萌萌也因为这个动作,臀部酥酥麻麻的,下面更加痒了,那种想要尿尿的感觉也更加强烈。

  “萌萌,没老实告诉师父,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为什么会想摸师父的……大棒槌。

  ”老王老脸一热,这妮子一向心思单纯,没想到做出这种动作来竟然那么魅惑。

  王萌萌娇羞道:“以前看生物书上画的,而且我出去割草的时候,还听到婶子们说男人的东西变硬就会很难受,就要摸一摸才会好。

  ”老王一惊,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下面呼之欲出的强烈冲动了。

  王萌萌可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偷看了师父洗澡,才对异性的身体感到更加好奇的,她真的很想知道师父的大棒槌是用来干嘛的。

  不过,被这个滚烫的东西挨着,她的身体更难受了,“师父,我好难受啊,还有这儿又开始发涨了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听到这话,老王顿时心痒难耐,想要触摸那对柔软的想法更加强烈了,于是他忍不住脱口而出。

  “没事儿,师父给你揉揉就好了。

  ”此刻的老王,已经彻底被渴望占据了理智,还没等王萌萌开口,他就开始揉搓起来。

  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,但满手软弹的触感还是让他神魂颠倒。

  在他的揉捏下,王萌萌也渐渐呼吸急促起来,她忍不住微微仰着头,紧闭着双眼,身子阵阵战栗。

  “萌萌,好点了吗?舒不舒服?”老王紧贴着王萌萌的耳边,故意将滚烫的呼吸喷在她耳后。

  说着,他又往前挪了一点,正好这个时候王萌萌觉得耳朵发痒,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,老王身下的东西,就不偏不倚地挤进了她的腿间……

那个崇郡王,居然是宋太祖赵匡胤的侄子,宋太宗赵光义的长子——赵德崇!别看只是郡王,这赵姓嫡系血统的郡王,远比异姓的藩王亲王高贵太多。

  当然这个时候的皇帝还是赵匡胤,赵光义还只是晋王。

  赵德崇也只是郡王。

  对于宋朝历史,张颖和也只是一知半解,历史传闻赵光义的长子因为没当上太子,最后被气疯了,性情变的很残忍,动不动就杀人砍人。

  这个崇郡王莫不会就是那个被气疯的‘神经病’皇子吧?想到这里,张颖和忍不住哈哈大笑,心中倒是很解气,这个崇郡王原来有‘精神病’隐患。

  哈哈哈···邢羽儿还美呢,若是她知道崇郡王日后是个‘神经病’看她还能不能笑出来。

  俞洛妍是一年前被囚禁在郡王府,也就是南唐覆灭期间被赵德崇这个‘神经病’囚禁了,原因不得而知。

  张颖和还从铃铛口中得知,真正的俞洛妍深爱着崇郡王,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。

  可是崇郡王接连娶了正妻杨氏,侧室彤夫人,以及现在的邢羽儿,却始终都不肯娶俞洛妍,导致俞洛妍心灰意冷,终日寻死腻活。

  弄明白后,张颖和心都凉了半截,好半天才缓过神来。

  “21世纪的我是死了吗?怎么死的?”想了半天才想起来,教练老公出轨女学员,被张颖和堵在训练房的换衣间。

  暴跳如雷的张颖和按住女学员一阵暴打,连鼻子的假体都给她打出来了,老公嘉明怕出人命,就上前拉她,她又追着老公暴打。

  跆拳道教练出身的嘉明因为出轨心虚,也不敢还手,扭头就往街上跑,张颖和在后面玩命追着打他,好像来了一辆卡车,之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。

  想不到睁开眼后,就到了这里。

  “这可怎么办?还能回到21世纪吗?我还没来得及把老公‘下面’给废掉就死了,这下可真便宜他了。

  ”出轨是张颖和最不能忍受的事情,结婚时就说了,老公怎么滴都成,要是敢出轨,一定会亲手把他‘剪掉’。

  “老天为啥不等多几分钟,等我把老公打残后在让我死。

  ”张颖和欲哭无泪。

  “这下好了,不在一个世界了,老公肯定会跟小三结婚,然后小三住着我的房,开着我的车,花着我的钱,睡着我老公,想想这口气怎么咽的下?”21世纪的我,死时肯定是睁着眼睛死不瞑目。

  不行,我一定要想办法回到21世纪,不为别的,就为了废掉老公那根不听话的东西,让他打一辈子光棍,不然这口气不顺,在另一个世界也会死不瞑目的。

  弄清楚一切后,张颖和心里憋屈的不得了,可也无计可施,一时间也想不到回21世纪的办法。

  不得不接受现实,接受新的身份。

  只能迅速在脑海中调整自己的状态。

  目前这具躯体实在是太虚弱了,连站起来都费劲,肯定在被囚禁的一年中,糟了不少苦头。

  必须要先将身体养好,恢复体力后,在作打算!张颖和环顾一下屋内的环境,虽算不上破旧,但丝毫也没有一点皇家的奢华。

  空间也不算大,摆设更是寒酸,只有几张简单的古式桌椅,一个木制屏风,简易的一道幔帘将房间与外室隔开。

  花瓶字画古董之类的珍贵摆设一样没有。

  “唉!这么寒酸!”张颖和暗自叹息,不过想来也是,‘阶下囚’能有什么好待遇。

  只是脚上为什么要锁一条铁链?是怕原主逃跑吗?“美女,能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吗?还有麻烦你帮我开了这铁链?”铃铛瞪着一双特别明亮的大眼看着张颖和,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满是疑惑。

  “妍姑娘,你叫我美女?”张颖和一愣,反应过来,在21世纪,见女人习惯都称呼‘美女’。

  “呃,对呀,你确实是个小美女啊!”铃铛确实长的也挺好看的,大眼睛,小圆脸,白里透红的肌肤,唯一不足的就是太矮小了些。

  铃铛大大的眼中闪出一丝羞涩,羞怯的转身跑去倒水去了。

  “妍姑娘请喝水!”铃铛很快就倒好水端了过来。

  张颖和实在太口渴了,端起杯子喝了一口,水温正好。

  一饮而尽后,惊讶的发现杯子居然是木质的。

  “宋朝不是该用宋青花的瓷器吗?”张颖和很费解,但是浑身都酸痛,头也疼的厉害,只想躺下来休息。

  “铃铛,帮我开了这铁链呗,我又不是条狗!哪有把人当狗一样给拴起来的!”张颖和抬了抬脚,铁链“哗啦啦”的响了一声。

  铃铛一脸的难色,“钥匙在崇郡王手里,只有崇郡王才能打开铁链。

  ”“啊?这个死变态,神经病,不爱就不爱呗,还玩什么铁铐捆绑,这年代也流行SM吗?”张颖和忿忿不平的骂着,将脚链甩的哗哗响,“可真够丧良心,死变态难怪没命当皇帝,活该被气疯。

  ”远处鞭炮声和礼乐声持续不断的传来,想来是那对‘双贱合璧’的婚礼开始了。

  喧闹声很大,可以想象的出来婚礼十分的隆重。

  “切,纳个妾有必要这么隆重吗?像是故意炫耀一般,真让人恶心。

  ”铃铛立在床头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颖和,这让张颖和浑身不自在。

  “你这样看着我,我睡不着的。

  ”“妍姑娘,你不用太刻意掩饰,哭出来会好受一些的。

  ”铃铛说话的神情认真又真挚,不像虚情假意。

  弄的张颖和满头雾水,“我为什么要哭?”铃铛的眼神怀疑中带着怜悯,看的张颖和直发毛。

  “···妍姑娘真的不难过吗?这已经是崇郡王第三次娶亲了!”看着铃铛悲悯的神情,张颖和反应过来,自己现在是俞洛妍,不是21世纪的张颖和,为了不让铃铛怀疑,张颖和只好假装难过一下下。

  “呃——!是有些难过,但我被气的失忆了,许多事都记不住了,所以还好了,···那个有吃的吗?”“啊?”铃铛大跌眼镜的神情让张颖和想笑。

  “饿了,有吃的吗?”“···天啊,妍姑娘你居然主动开口要吃的。

  ”张颖和听后,很诧异的看着铃铛,“难道我从前不吃东西的吗?”铃铛揉着发红的眼圈,好像自己要东西吃,她特别感慨一样。

  “妍姑娘稍等,铃铛这就去传膳坊!”说着铃铛便一阵风似的跑走了。

  “···这丫头,别说,还真可爱!”张颖和浑身都痛,只想躺下来休息。

  还没来得及躺稳,只一分钟,铃铛又一阵风似的跑了回来。

  “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吃的呢?”铃铛看张颖和安然无恙后,腼腆的笑笑,“铃铛怕姑娘又做傻事!”张颖和不解,皱眉问,“做什么傻事?”铃铛又换成那幅怜悯的眼神,拉起张颖和的手腕,撸起袖子给她看。

  “天啊——!”一道道蜈蚣一般丑陋的伤疤,在苍白纤细的手腕上格外触目惊心。

  “这···这谁割的?是那个变态郡王吗?”张颖和惊恐的看着铃铛。

  铃铛不说话,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张颖和。

  张颖和明白了!这是俞洛妍自己割的。

  又看了下另外的手腕,伤疤更多,道道深可见骨一般的可恐。

  还有脖子上,胸腹部,都有割伤或者刺伤后留下的伤痕。

  天啊!难怪这具躯体这么赢弱,虚弱到躺着呼吸都觉得累,原来都是自残留下的伤疤 。

  想必从前的俞洛妍对崇郡王是爱之深,恨之切,对自己是恨之深,责之切。

  身为南唐的郡主,父亲是都虞候,手握南唐重兵。

  几个兄长又都是担任要职的将军,她自然对南唐的军力部署及作战策略熟悉。

  两军对战,一点点的疏漏都能错失全局,更何况,这么个隐形人肉监控,在监视着南唐的一举一动。

  崇郡王利用俞洛妍的感情,利用她的单纯,不断的从她口中套取南唐的机密,从而采取对应的作战计划。

  难怪与北宋兵力相当的南唐,屡(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)战屡败,最后亡国。

  被心爱的人算计,利用,欺骗,间接导致自己国破家亡,父母兄弟皆不得好死。

  最后又被爱人囚禁起来,并娶她的表妹,故意秀恩爱羞辱她。

  估计谁都受不了这种打击,想一死了之。

  “铃铛,你放心,我以后都不会在做这种傻事了。

  ”“真的吗?”“我保证!”张颖和伸出三个手指起誓。

  铃铛竟喜极而泣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。

  “唉,你快起来!我知道以前老是做傻事,让你也跟着担惊受怕,从今天起,你可以放心了,我会好好活着,谁死我都不会死,”“···妍姑娘!”铃铛抱住张颖和的腿哭了起来。

  

苏瑞听都不想听她们的条件,直接了当的说道:“不行,我什么条件也不接受。

  爱吃不吃,你们不吃,我一个人吃,吃不完明天带到公司吃。

  ”秦月儿听了率先发难道:“姐夫你怎么这样?明天姐姐回来我要告诉她,你欺负我!”上次秦雪用秦月儿试探苏瑞,就让苏瑞算的上是焦头烂额了,听到这次小姨子打算亲自给秦雪吹风,苏瑞立刻态度软了下来。

  前段时间堂哥秦亦然的事,搞了一个乌龙,苏瑞心里对老婆是又爱又怕,还有愧疚,这个时候就更不想得罪小姨子,从而间接得罪老婆了。

  于是他无奈的皱眉说道:“行行,行行!你们说吧,别太过份,就没问题。

  ”文倩看状道:“瞧把你怕的,我们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,你还怕我们把你给吃了啊,你以为你是鹿晗啊,充其量也就是个黄渤,还没人家有才。

  ”苏瑞一阵无语,没黄渤情商高,这他认了,但才华这玩意,要看在什么领域了,更何况他觉得自己怎么也比黄渤帅多了。

  文倩这话说的太伤人了。

  不过苏瑞没打算跟这两个问题少女打嘴仗,他知道只要一接嘴头,就没完没了。

  于是道:“赶紧说吧……”文倩道:“也没什么特别的呀,就是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?”苏瑞摆摆手道:“没听说过吃饭还能玩真心话大冒险的,不玩!”他知道这两个古灵精怪的问题少女怪招层出不穷,真玩的话,不管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,他都吃不完兜着走。

  “你就跟我们玩嘛,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去酒吧,找别的男人玩啊?你要是不玩,我就跟文倩去酒吧了!”秦月儿的话有点威胁的意思。

  苏瑞听了之后,态度有点松动,心想,虽然小姨子跟文倩都是淘气包,整人专家,但是他吃鳖是因为爱护她们,出去之后,就凭这两个小妞遇上狠人,非出事不可。

  “好吧,那我们以一个小时为限。

  我要早点睡,明天要见客户讲方案的。

  ”“一个小时怎么够,还没开始就结束了,起码三个小时,姐夫现在才七点多,你猪啊,八点就睡。

  十点再睡啊!”“我还得准备文件啊,你当我全靠临场发挥啊,一个半小时,不能再多了!”“姐夫你就陪我们玩会嘛,我们两个人玩,很无聊的。

  ”秦月儿和文倩两个人一左一右,抱着苏瑞的胳膊又摇又晃,两对丰满而又柔软的胸脯在苏瑞的胳膊上擦来蹭去,弄的苏瑞的心也跟着软了。

  “好吧,好吧,两个半小时,别讨价还价了。

  ”最终于两个半小时成交。

  兴奋的文倩跑回房间抱出两箱啤酒来,看的苏瑞吓了一跳,这两个问题少女什么时候买了几箱啤酒回来,他的心里不免升起了一丝不详的感觉。

  这段时间他可没少被秦月儿和文倩捉弄,不过还好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,苏瑞虽然生气,但是看看她们青春美好的脸庞,再被和声细气的说上几句对不起,心里的一点点不快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上了饭桌,三个人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。

  规则倒是很简单,手心手背,单的那个人输,然后可以在真心话和大冒险里选一个来做。

  不想做,不想说也可以,喝酒就行。

  不出意料第一次苏瑞就输了。

  “姐夫你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?”文倩也随着秦月儿管苏瑞叫姐夫。

  苏瑞沉吟了一下觉得还是选真心话比较好,反正她们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心的,有很大的回旋余地。

  于是答道:“真心话。

  ”“那好,姐夫你听好问题!”文倩狡黠的笑了笑道:“你在姐姐之外,有过别的女人吗?”苏瑞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,这也太那什么了吧,不过还好他早就想好,不说真话,而且跟许晴柔只能算是一夜情吧,根本谈不上是他的女人,于是淡然的回答道:“我跟秦雪是初恋啊,我当然没有其它女人了。

  ”这个回答文倩和秦月儿都不是很满意,不过她们却轻轻将苏瑞放过。

  就这么轻松过关了,苏瑞感觉有点应付起来也会很自如的感觉。

  但接下来苏瑞又输了。

  “姐夫还是真心话吗?”苏瑞点点头。

  这回换秦月儿来问,秦月儿道:“姐夫你除了姐姐之处,还跟别的女人睡过吗?”苏瑞不满的说道:“这不是答过了吗?”秦月儿笑道:“问题明显是不一样的呀,姐夫!”苏瑞仔细想想确实有点差别,不过他只要按照刚刚的方法回答就行了,于是他故作镇定的回答道:“当然没有啊。

  ”文倩忽然凑了过来,脸都快贴到苏瑞脸上了,苏瑞赶紧躲开道:“你干嘛!”文倩狡黠的笑道:“姐夫,你不老实哦!”秦月儿也逼近苏瑞道:“姐夫你说谎了哦!”苏瑞看到两个问题少女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,不由有些惊慌。

  不管怎么样,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,又不是搞间谍的,心理素质没那么好。

  苏瑞心里不禁想道:是不是这个两个问题少女发现了什么?不过他仔细的想了想,还是想不出来有任何被文倩和秦月儿发现的理由,因为除了那天那次,他跟许晴柔再也没有单独见过面,连下班都没一起走过。

  要是发现的话,早就应该发现了,不可能等到现在。

  难道是刚才说的话里有什么破绽?“姐夫,我们都看过美剧不要对我说谎,你说话的时候眼睛往右上看,脚尖又朝着门口的方法,分明就是编谎话!没想到啊,你这个浓眉大眼,貌似忠良的老实人也在外面乱来了!你对的起我姐,对起我和文倩吗?”苏瑞都让秦月儿给说蒙了,看个电视剧就能判断别人是不是在说谎?这也太扯了吧,再说了,在外面乱来,跟秦月和文倩有什么关系,这都哪跟哪呀?于是苏瑞决定死扛到底,拒不承认:“别诈我,你们那套我小学就玩剩下了,还能不能好好玩?不能好好玩,快点吃饭,吃完我要洗碗。

  ”不过两个问题少女的行动,再次出乎了苏瑞的意料,她们对视了一眼,又轻轻把苏瑞放过,继续再开一局。

  第三局,苏瑞还是一个输字。

  苏瑞惊讶的说道:“你们俩个是不是串通一气了?怎么你们老是同样的?”文倩狡黠的笑道:“我们俩个心意相通而已,可没做什么暗号,姐夫你不要冤枉人哦,愿赌就要服输,总说有内幕的都是输了的人。

  别输不起哦!”苏瑞也没办法,玩了她们的游戏,想不被她们耍似乎是不太可能了。

  “那我这次……大冒险吧。

  ”苏瑞感觉真心话已经玩不下去了。

  文倩听到苏瑞选择了大冒险,立刻跳了出来叫道:“我来我来!大冒险就是你要脱下秦月儿的小内内!”苏瑞听了,下意识的朝秦月儿瞄了一眼,只见秦月儿今天穿了一条短的连屁股蛋都露出的热裤,文倩这个要求实在是太黄太暴力了!“请恕臣妾做不到,你这哪是大冒险,你让我去死算了!”文倩瞪大了眼睛道:“这有什么难度?我很照顾你了好吧,你去脱,月月肯定不会太过于刁难你的,小姨子有一半屁股都是姐夫的,这句话你没听过?月月你不会反抗的,对吧!”秦月儿满含着笑意的用力点点头。

  苏瑞心里暗叫,两个女流氓,不过他也知道这两个纯粹就是想耍他,调戏他而已。

  哪有那么多便宜事,以为在拍18禁的电影吗?“我认你们狠,我喝酒还不行吗?”说着苏瑞拿起一瓶啤酒,仰起脖子一口气干了下去。

  原来苏瑞的酒量不算好,但是自从上被文倩灌过,又经历过许晴柔那件事,加上这段时间不时的在家要陪这两个问题少女喝点,不知不觉酒量就练了上来。

  一瓶啤酒算是小意思了。

  干完了啤酒,苏珊道:“再来!”这次他决心要找出秦月儿和文倩串通一气的证据。

  手心手背,几经平局之后,结局不出所料,又是苏瑞一个人手心,秦月儿和文倩都是手背。

  “姐夫,你又输了,你是选择真心话,还是大冒险,(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)还是喝酒呢?”苏瑞笑笑道:“真相只有一个,这一切我已经看穿了!”秦月儿和文倩惊讶道:“姐夫你在说什么?”苏瑞冷笑道:“还在装,我都看出来了,小月你一直盯着文倩的嘴巴在看,她如果开张嘴,你就出手背,她如果闭着嘴,你就出手心。

  我可以陪你们一直把平局玩下去,玩两个小时,不过我没空,所以我选择揭穿你们!”秦月儿和文倩见被苏瑞揭露,两个人一点都不尴尬,文倩更搂住苏瑞的胳膊说道:“姐姐经常说,虽然你长的丑,但是你聪明啊,果然今晚你证明了你自己!”苏瑞被文倩弄的哭笑不得,甩开文倩的手道:“我不聪明,我只是反推而已,好了,没空陪你们玩了,你们还吃不吃?不吃我收拾桌子了。

  ”“吃!不吃多浪费!”一顿饭吃完,苏瑞收拾完桌子,去洗碗,秦月儿和文倩破天荒的要进厨房帮他洗碗。

  “行了行了,你们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,厨房地方小,人太多转不过弯,你们休息吧!”苏瑞说完回头去水池洗碗,结果洗着洗着感觉到身后有人过来了,他回头一看,是文倩。

  再往远处看看,秦月儿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  “你干什么?别把你衣服弄脏了,躲远点。

  你不跟小月玩,跑这来又想作弄我?”文倩听了苏瑞的话,不满的说道:“你说什么呢,我们捉弄你,不是喜欢你嘛,别的男生求着我们捉弄他们,我们还不愿意呢。

  ”苏瑞心想,这天下还有这么贱的男人?跪舔派的宗师级人物?“好好好,算是我说错话了,我道歉,不过厨房地方小,有事一会再说吧。

  ”文倩却不肯出去。

  她好奇的问道:“姐夫,你是不是那方面不太正常啊?”“什么?”苏瑞一时没反应过来文倩在说什么。

  文倩却用手托着下巴,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,又自问自答的说道:“也不对,那天我试过啊,很大也很硬!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。

  ”苏瑞一听这才反应过来文倩原来是在说那个事情,想起曾经跟文倩两个人独处一室,还在同一张床上,自己的弱点还被文倩给掌握了几秒钟,不由老脸一红。

  “既然很正常,那姐姐总是加班不在家,你就不想解决一下吗?你不在家的时候,我们都查过你的电脑了,连小电影都没有的!”

她很想摆脱老李,却又使不上力气,而且她完全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,竟然紧紧地夹住了老李那儿,浑身瘫软,娇喘连连。

  “别,李老师,你别这样……”这种舒服又羞愧的感觉,让她无比的矛盾,急得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为了防止她逃脱,老李从后面抱住她的腰,把她死死压在自己身上……“菲菲,你太漂亮了,从你来我家,这几天每一分每一秒,我都想要你,你身上好香,身子好软……”这一刻,老李是彻底疯了。

  这几天,他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,终于要梦想成真了。

  四十八岁的老男人,马上要得到十八岁高中少女了。

  老李大脑一片空白,像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,紧紧地抓着苏菲菲的纤长手臂,控制住她,再接着,把她的长裙往上面一掀,迫不及待就贴了上去……当老李压在苏菲菲身上的那一刻,整个人都失控了,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要和她做男人和女人做的事情。

  老李想要得到她,想尝那未经人事的那处。

  老李掀开她的吊带裙,正想着要再进一步的时候,突然啪的一声,苏菲菲挣扎中抓到了床边的手机,狠狠的朝着老李的头上砸了过来。

  一阵剧烈的疼痛,让老李瞬间就清醒了过来,从她的身上爬了起来。

  苏菲菲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整理衣服。

  她满脸涨得通红,很快就从房间里逃了出去 ,留下了懊恼不已的老李。

  老李肠子都悔青了,他怎么会突然失控了,做出这样的事情来?太不应该了。

  他怎么说也是个成熟的男人,怎么就没办法控制了。

  这下子如何是好?苏菲菲要是告诉她妈妈,自己岂不是没脸见她妈妈和她了。

  这一天,老李都是在恐慌不已中度过,最后决定承担自己的责任,主动打给了苏菲菲的妈妈,自己的老朋友,这才知道苏菲菲没有回家,也没有告诉她这件事情。

  原来,苏菲菲在学校外面原本就租了一个房子,苏菲菲从老李家离开后,就回学校外面租的那个房子了,骗她妈妈现在还在老李家补习。

  老李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苏菲菲走后,家里又只剩下老李一个人了。

  孤单寂寞中,他想去酒吧玩一玩。

  老李去了云城有名的新世界酒吧玩了一会儿。

  这里是年轻人很喜欢来的地方,老李是来见见到底是什么场面的。

  里面乌烟瘴气,一群杀马特男女在舞台上摇动双臂,跟着电子音乐疯狂摇摆。

  震耳欲聋!这种气氛老李不大喜欢,去厕所里撒了泡尿,准备离开去步行街走走。

  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,老李发现厕所外边有一对男女抱在一起忘情的热吻。

  妈蛋!这两人真的不挑地方。

  老李的目光控制不住就往两个人身上瞄,特别是想看看那个女人长的漂不漂亮,看到那女人的背影,老李突然感觉有点熟悉。

  于是老李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,故意看了一眼那个女孩的脸,这一看不要紧,直接把他吓了一跳这不是苏菲菲吗?而她身边的男人就是王俊豪,上次唆使苏菲菲去开房的那个男生。

  没想到苏菲菲从他家里出来后,现在更加肆无忌惮了,和王俊豪来这种地方。

  老李目瞪口呆的盯着苏菲菲,自己的异常被亲吻的两人发现了,王俊豪嚣张的吼道(草船借箭的故事):“你他妈看什么啊……是你?”老李没有理睬王俊豪的吼叫,而是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苏菲菲。

  “你他妈再看,信不信老子把你的眼珠挖出来。

  ”王俊豪在老李面前挥了一下拳头,看起来被老李打扰了跟苏菲菲的亲热,让他十分恼怒。

  上次本来就要带苏菲菲去开房了,可是被这个老头给打断了,心里面就气不打一处来,没想到竟然又碰到他了。

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老李仍然没有理睬旁边叫嚣的王俊豪,而是开口对同样目瞪口呆的苏菲菲说道。

  苏菲菲眨了一下眼睛,抿着嘴盯着老李,说:“你想怎么样?”旁边的王俊豪也不笨,知道这老头对苏菲菲还有点影响,于是开口问道:“小菲,这老头怎么阴魂不散啊。

  ”“王俊豪,你先回去等我。

  ”苏菲菲答非所问。

  王俊豪疑惑的看了老李两眼,哦了一声随后离开了。

  “李老师,说个条件吧。

  ”王俊豪离开之后,苏菲菲的声音随之在老李耳边响了起来,苏菲菲叫老李李老师,但是声音很冷漠。

  “如果你不想让你妈知道今晚上的事情,也不是不可以,只要你不把之前的事情告诉你妈妈。

  ”老李扬着头,对苏菲菲威胁道。

  “你……”苏菲菲生气的用手指着老李,稍倾,她开口说道:“这件事情不要告诉我妈,你说的我可以接受。

  ”老李歪着头,斜着眼睛盯着苏菲菲,心里一阵得意,暗道:“小丫头片子,现在把柄落到我手里了吧,哼,跟我斗,挥挥手,就让你灰飞烟灭。

  ”苏菲菲此时脸上的表情特别的精彩,老李真想拿出手机给录下来留做纪念,但是又怕这样做把这丫头给惹毛了,于是最终忍住没拍。

  大约犹豫了十几秒钟之后,老李耳边响起一个很小的声音:“李老师,那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吧?”“我同意,就这么办,不过,你不要和那个人在一起。

  ”老李故意这样说。

  “李老师,你别太过分。

  ”苏菲菲有点生气了。

  老李转身就走,不过刚刚走了两步,身后便传来了苏菲菲的声音,并且自己的衣服还被她给拽住了。

  老李心中暗暗得意,同时也越发的确定,苏菲菲很怕她妈妈。

  “李老师,只要你不告诉我妈,你让我做什么事都可以。

  ”下一秒,苏菲菲的举动把老李吓了一大跳,她突然从后面抱住了老李的腰,娇滴滴的说道。

  老李感觉背后有两团柔软的东西,瞬间心跳加快,几秒钟之后,老李急速的摆脱了苏菲菲的搂抱,这他妈让别人看到了,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结果苏菲菲太大胆了,她不仅抱住了老李,还伸手往下面去……老李被吓了一跳,这苏菲菲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开放了,老李连忙转身看了苏菲菲一眼。

  “那个……你快点回家,这件事情就当我没有看见,我不会跟你妈说的。

  ”说完之后,老李想立刻飞奔离开。

  又被苏菲菲一把拉住手臂,在老李耳边小声说:“李老师……那个,你是不是真的很想和我做那种事情?”苏菲菲突然间转变好大,她居然这么直接,老李一张老脸都挂不住了。

  老李一边走一边拍着胸脯,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。

  要不赶紧跑,老李都怕自己受不了了。

  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。

  接下来的日子,老李又在家里呆了几天,直到有一天去云城中学附近找朋友。

  准备开车回去,因为正是下班高峰,所以路上的车很多,车开的很慢,在离开云城一中大约一百多米的时候,老李看到旁边一条小巷里聚集了不少穿云城一中校服的学生,其中大部分是女学生。

  反正前边堵车,老李便百无聊赖的朝着小巷看去,发现她们好像在打架,并且还是多名女学生在围殴一个人。

  “世风日下啊,现在的女学生都这么堕落了。

  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a.aspx?7566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a.aspx?424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a.aspx?6312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a.aspx?2204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a.aspx?3564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a.aspx?69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a.aspx?550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a.aspx?383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