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色情 網,新手必看

老陈前几天摔断了腿,被儿子陈杰接到城里养伤,因为工作忙,又给找了个护工。

  护工叫林香,今年27岁,以前没做过这一行,因为最近缺钱,才让熟人给介绍了这么个工作。

  林香长的中等偏上,但皮肤白皙细腻,上围惊人。

  一双腿又直又长,因为没有经验,竟然穿着短裙丝袜来上班,穿着高跟鞋,走路时腰肢一扭一扭的,光看背影就能要了老陈半条命。

  老陈早年丧妻,一直生活在乡下,只能靠自己解决需求,委实憋了许多年。

  话说这头(秦桧儿子怎么死的),陈杰早早上班去了,林香八点就来家里收拾,她勤快又麻利,打扫完卫生,还做了顿早饭给老陈吃,这会儿正在收拾桌子,微微弯着腰,倾身到老陈面前拿碗碟,胸前的风光映入老陈眼帘,直接让他看呆了。

  老陈看直了眼,胸口一阵火烧火燎,瞬间起了反应。

  老脸红到耳根,老陈弓了下身子,尽量遮住身下,哪知林香一下手滑,汤水正好撒在老陈那里。

  林香急忙两步走过来,蹲下身子,伸手就去扫那汤渍,不曾想恰好将老陈抓在手里。

  “嗯~”老陈叫出声来,一边觉得羞愧想抽身,一边又实在舒服难耐,想要更多,最后终于渴望战胜了理智。

  老陈伸手,一把抓住林香的手往下。

  林香早已吓坏了,白净的脸上红晕遍布,下一刻,只觉手心一实。

  她浑身一震,面红如滴血,想把手抽出来,却被老陈死死抓住。

  “陈……陈叔,您放开我……”林香又怕又羞:“我……我要报警了……”像是发脾气,更像撒娇,尾音微颤,有着成熟女人独有的风韵和味道。

  老陈是乡下出来的,说到底也确实有些胆小,但又实在舍不得放手,于是握着林香的手附在上面,呼吸越来越急促,嘴里对林香说:“快好了,快好了,林香妹子,你让我舒服一下,啊……”一阵疯狂之后,林香的掌心一润,那感觉令林香浑身颤抖。

  终于抽出了手,老陈满脸通红,意犹未尽。

  林香忽然就红了眼,泫然欲泣的模样令人恨不能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。

  “陈叔……你,你!”林香快要哭出来了:“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公交代……呜呜呜……”老陈也慌了神,片刻后说:“香妹子,是叔不好,这样吧,我让小杰给你加一千块钱工资,叔没别的意思,知道你最近缺钱……”林香本来想辞职,但是老陈这么说了,又让她想起家里的房贷车贷要还,数目不小。

  她老公做生意亏了,现在在上班,压根养不起这个家,刚刚只不过给陈叔……他就涨了一千块……想到这里,林香辞职的话又咽了回去,擦了擦眼睛,又委屈道,“陈叔,以后可不许这样了。

  ”老陈连连答应,目送林香进了浴室洗手。

  水声哗哗响,看着手上的污物被冲走,林香咬了咬嘴唇,面颊上又泛起红晕,她忽然伸手,放在自己的胸口。

  林香不得不承认,老陈看起来年纪大,没想到……没想到他那里,竟然比她老公的大了不少。

  她老公那方面不行,她其实挺空虚的,嘴上虽然不愿意,心里却时常盼望着能有个男人强行满足她,老陈无意间满足了她的幻想。

  又回想起方才的场景,林香微闭着眼,睫毛轻颤,白晢的手渐不规矩。

  早在刚才,她就已经有了反应。

  林香脸色通红,樱桃小嘴发出一声愉悦的声音……浴室的水哗哗作响,遮盖着女人时断时续的声音。

  镜子里,林香的制服裙已经褪到脚跟,丝袜卡在臀下,林香享受地闭着眼,额角香汗淋漓,她紧咬着下唇,想努力隐忍,嘴里却抑制不住地发出声音。

  “嗯~”脑海里不停地回想刚才的情形,林香拿出来,她自己脸都红了。

  又再继续,林香发出快乐的声音,忘情呼唤。

  “啊!陈叔。

  ”浴室的声音也掩盖不住她的迫切。

  放在胸口的手搭在了洗手台边缘,林香腿直颤抖,似乎忍耐到了极限。

  而浴室门,就在此时被轻轻推开。

  老陈是看林香这么久没出来,水龙头也一直没关,想起自己对她做的事,担心林香在里面想不开,才想着来看看,却没想到刚好听到林香的呢喃,倒没听清林香喊了他。

  才下去的冲动在一瞬间升腾,老陈脸红的同时,目光又忍不住看向林香。

  林香没发现门打开了,她还在继续着,终于,她脑子陷入了短暂的空白,身子抖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平静下来,软坐在地上。

  她坐下的方向差不多正对着门口,老陈近乎贪婪地望着她,想象着那快乐和刺激,简直让人发疯。

  光是想,老陈就受不了了。

  趁着林香还没发现,老陈赶紧把门合上,推着轮椅挪到客厅。

  老陈可不想现在就把林香吓跑,他觉得循序渐进才能把林香征服。

  下午五点,陈杰下班回来了,林香做好晚饭就要回家了,临走时都不敢多看老陈一眼。

  这一整天她总感觉老陈在看她,背对老陈时身后发紧,防着老陈冲过来掀她裙子扒她裤子,但又有些期待,内心防线顿时崩溃了。

  太敏感也是个麻烦事,她觉得下次过来应该带多几条裤子。

  到家的时候,张志明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,看到林香回来,大咧咧说道:“老婆,我饿了,去做饭。

  ”林香轻轻一笑,走进厨房。

  她和张志明结婚三年,要说感情吧,也是甜甜蜜蜜,基本上没闹过什么大矛盾,可就是那方面……可能是因为以前工作太忙伤了身子,每每亲热,张志明总是不到十分钟就完了,他是满足了,可林香却享受不到快乐,总觉得空虚难耐。

  但那几年张志明有钱,要啥给买啥,林香也就不说他什么,毕竟鱼和熊掌哪里能兼得,可从去年开始,林香就觉得越来越不满足,大概是因为狼虎之年将近……打断回忆,林香淘米煮饭,又去池子边洗菜。

  身后传来脚步声,林香没回头看,下一秒,两只手伸了过来,把她弄疼了。

  张志明从后面抱住林香,两只手极其不安分,他的头搁在林香脖子上,气息喷在耳垂处:“老婆,我想吃你。

  ”林香红了脸,正想赶他,下一秒,张志明的手竟从胸口移到她的裙摆下。

  “啊……”林香惊呼,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异常,一双杏眼里充满了惶恐:“老公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啊……”张志明已经得手,一点都不顾及林香的感受。

  林香抑制不住地往上挺,脚踮起来,下意识配合着张志明,她太需要了。

  

张小帅落水的地方离着岸边并不是很远,他憋着一口气,不一会儿功夫就沉到了河底。

  并且,因为拥有透视眼的原因,即便是他闭着眼睛,也能够清晰的看到河底的情况。

  张小帅在河底四处寻找了一番,压根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。

  正当他肺中空气用的差不多,想要浮上水面的时候,陡然间,他在不远处的河底泥浆里,发现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。

  张小帅心里一阵激动,想着自己该不会是捡到宝了吧,连气都没来得及换,直奔那片泥浆而去。

  张小帅用手拨开河底泥土,发现果真有东西,只不过是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!他心里又疑惑了,锈迹斑斑的铁盒子,怎么会发出亮光呢?心里想不通,张小帅也没有继续深想下去,把那锈迹斑斑的铁盒子抱入怀中,想要往河面游。

  只是等到张小帅抱起铁盒子时,才吃惊的发现,这铁盒子看似不大,却相当的沉重。

  他双脚踩在下方的泥土上,猛地一用力,只能借着双腿反弹之力,往河面浮。

  而正在此时,惊变突然间发生了!只见他脚下踏着的泥土,被他用力一踩,竟然塌陷出一个水中洞穴来!顿时间,往河面浮去的张小帅,就感受到一股阴冷刺骨的寒气从脚下洞穴中传来,令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,觉的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被冰冻起来了。

  就连他怀中抱着的铁盒子,都险些没抓稳掉进黑黝黝、寒气逼人的洞穴里。

  张小帅心里吓了一跳,使出吃奶的力气往河面浮去,等到了河面,他依旧能够感受到脚下那股阴冷刺骨的寒气。

  当下,张小帅没敢停留,抱起怀中的铁盒子,麻利的游上了岸。

  张小帅所不知道的是,他前脚离开河底黑黝黝的洞穴,后脚那洞穴之中,就亮起一双绿油油、摄人心魂的眼睛!张小帅上了岸后没敢停留,抱着怀中锈迹斑斑的铁盒子就往家里跑。

  这铁盒子这么重,里面装着的该不会是黄金白银吧?张小帅感受着怀中铁盒子沉甸甸的重量,美滋滋的想着。

  不会儿工夫,他就回到家里,关好房门,满脸激动的开始研究打开铁盒子的方法。

  只是,他研究了半天,也没能把巴掌大小的铁盒子给搞开。

  张小帅心里一阵气结,从堂屋找来锤子,试着要把铁盒子给砸开。

  哪知道他砸了半天,这锈迹斑斑的铁盒子,依旧没打开,倒是把他自己的手指头给砸破了。

  张小帅看着自己肿的老高的手指头,心里可憋屈了。

  正在他心里犯愁怎么才能打开铁盒子的时候,沾染了他一滴鲜血的铁盒子,竟然“哧啦”一声打开了。

  一时间,张小帅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,一脸懵逼的傻愣在那里,连着手指上的疼痛也忘记了。

  “咔嚓!”张小帅满脸激动,双手颤抖的打开铁盒子。

  想象中一盒子黄金白银的景象并没有出现,却在盒子中看到了一本古书!张小帅之所以一眼认出来这是一本古书,也是因为这书上的文字,是与他家祖传医书一样的古字体。

  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武林秘籍?”张小帅见到盒子里装着的不是黄金白银,心里颇为失望,随后他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。

  顿时间,张小帅的心又骚动起来,要真是那什么江湖失传的武林秘籍,岂不是发达啦!只是,当他迫不及待的拿起盒子里的古书,翻看起来时,心间再一次充满失望。

  “妈的,只是一本关于药材种植的古树,害的他白高兴一场。

  ”张小帅一脸沮丧的把那本古书往桌子上一扔,有些不死心的研究起铁盒子来,期望这中间有个夹层什么的。

  然而,他真的想多了,研究了半天,也没有什么新发现,顿时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趴在桌子上。

  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,开始翻看起这本关于药材种植的古书来。

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!这本古书也不知道什么来历,竟然记载着所有药材的种植与培育方法。

  张小帅想到自家药田里还种着的药材,如获至宝般深读起来。

  利用他过目不忘的本领,仅仅一个多小时,他就把书中所有的知识记进脑海里。

  顿时间,张小帅对于药材的种植,又有了心得体会。

  说也奇怪,这古书中也提到了关于土质优劣的情况,难道自己的透视眼是与这药材种植古书配套的不成?一下子学了这么多事关于药材种植的知识,张小帅心里又萌发出再搞一次种药材的疯狂想法。

  不过,随后他就想到现在家里的情况,父母的态度,还有欠了村民们一屁股债的事儿,不得不扼杀这疯狂想法。

  第二天清晨,张小帅如同往常一样来到药田里浇水、锄草。

  想起昨天新学的种植知识,他就在药田里开垦出一块地,把一些地里的药材转移到上面培育。

  说也奇怪,经过一夜的休息,他的眼睛与身体的酸痛感,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。

  张小帅试着用自己的眼睛分辨了一下土质的优劣,丝毫感觉不到昨天那股锥心般疼痛。

  看样子,透视眼每天并不是无限次使用,张小帅心(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)中如是想着。

  回到家里吃完早饭,张小帅就从屋里骑出他那辆咣当咣当响的老摩托车,前往镇上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c.aspx?5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c.aspx?7574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c.aspx?2985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c.aspx?93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c.aspx?586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c.aspx?710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c.aspx?4742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c.aspx?76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