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mmd r18,新手必看

老陈前几天摔断了腿,被儿子陈杰接到城里养伤,因为工作忙,又给找了个护工。

  护工叫林香,今年27岁,以前没做过这一行,因为最近缺钱,才让熟人给介绍了这么个工作。

  林香长的中等偏上,但皮肤白皙细腻,上围惊人。

  一双腿又直又长,因为没有经验,竟然穿着短裙丝袜来上班,穿着高跟鞋,走路时腰肢一扭一扭的,光看背影就能要了老陈半条命。

  老陈早年丧妻,一直生活在乡下,只能靠自己解决需求,委实憋了许多年。

  话说这头(秦桧儿子怎么死的),陈杰早早上班去了,林香八点就来家里收拾,她勤快又麻利,打扫完卫生,还做了顿早饭给老陈吃,这会儿正在收拾桌子,微微弯着腰,倾身到老陈面前拿碗碟,胸前的风光映入老陈眼帘,直接让他看呆了。

  老陈看直了眼,胸口一阵火烧火燎,瞬间起了反应。

  老脸红到耳根,老陈弓了下身子,尽量遮住身下,哪知林香一下手滑,汤水正好撒在老陈那里。

  林香急忙两步走过来,蹲下身子,伸手就去扫那汤渍,不曾想恰好将老陈抓在手里。

  “嗯~”老陈叫出声来,一边觉得羞愧想抽身,一边又实在舒服难耐,想要更多,最后终于渴望战胜了理智。

  老陈伸手,一把抓住林香的手往下。

  林香早已吓坏了,白净的脸上红晕遍布,下一刻,只觉手心一实。

  她浑身一震,面红如滴血,想把手抽出来,却被老陈死死抓住。

  “陈……陈叔,您放开我……”林香又怕又羞:“我……我要报警了……”像是发脾气,更像撒娇,尾音微颤,有着成熟女人独有的风韵和味道。

  老陈是乡下出来的,说到底也确实有些胆小,但又实在舍不得放手,于是握着林香的手附在上面,呼吸越来越急促,嘴里对林香说:“快好了,快好了,林香妹子,你让我舒服一下,啊……”一阵疯狂之后,林香的掌心一润,那感觉令林香浑身颤抖。

  终于抽出了手,老陈满脸通红,意犹未尽。

  林香忽然就红了眼,泫然欲泣的模样令人恨不能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。

  “陈叔……你,你!”林香快要哭出来了:“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公交代……呜呜呜……”老陈也慌了神,片刻后说:“香妹子,是叔不好,这样吧,我让小杰给你加一千块钱工资,叔没别的意思,知道你最近缺钱……”林香本来想辞职,但是老陈这么说了,又让她想起家里的房贷车贷要还,数目不小。

  她老公做生意亏了,现在在上班,压根养不起这个家,刚刚只不过给陈叔……他就涨了一千块……想到这里,林香辞职的话又咽了回去,擦了擦眼睛,又委屈道,“陈叔,以后可不许这样了。

  ”老陈连连答应,目送林香进了浴室洗手。

  水声哗哗响,看着手上的污物被冲走,林香咬了咬嘴唇,面颊上又泛起红晕,她忽然伸手,放在自己的胸口。

  林香不得不承认,老陈看起来年纪大,没想到……没想到他那里,竟然比她老公的大了不少。

  她老公那方面不行,她其实挺空虚的,嘴上虽然不愿意,心里却时常盼望着能有个男人强行满足她,老陈无意间满足了她的幻想。

  又回想起方才的场景,林香微闭着眼,睫毛轻颤,白晢的手渐不规矩。

  早在刚才,她就已经有了反应。

  林香脸色通红,樱桃小嘴发出一声愉悦的声音……浴室的水哗哗作响,遮盖着女人时断时续的声音。

  镜子里,林香的制服裙已经褪到脚跟,丝袜卡在臀下,林香享受地闭着眼,额角香汗淋漓,她紧咬着下唇,想努力隐忍,嘴里却抑制不住地发出声音。

  “嗯~”脑海里不停地回想刚才的情形,林香拿出来,她自己脸都红了。

  又再继续,林香发出快乐的声音,忘情呼唤。

  “啊!陈叔。

  ”浴室的声音也掩盖不住她的迫切。

  放在胸口的手搭在了洗手台边缘,林香腿直颤抖,似乎忍耐到了极限。

  而浴室门,就在此时被轻轻推开。

  老陈是看林香这么久没出来,水龙头也一直没关,想起自己对她做的事,担心林香在里面想不开,才想着来看看,却没想到刚好听到林香的呢喃,倒没听清林香喊了他。

  才下去的冲动在一瞬间升腾,老陈脸红的同时,目光又忍不住看向林香。

  林香没发现门打开了,她还在继续着,终于,她脑子陷入了短暂的空白,身子抖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平静下来,软坐在地上。

  她坐下的方向差不多正对着门口,老陈近乎贪婪地望着她,想象着那快乐和刺激,简直让人发疯。

  光是想,老陈就受不了了。

  趁着林香还没发现,老陈赶紧把门合上,推着轮椅挪到客厅。

  老陈可不想现在就把林香吓跑,他觉得循序渐进才能把林香征服。

  下午五点,陈杰下班回来了,林香做好晚饭就要回家了,临走时都不敢多看老陈一眼。

  这一整天她总感觉老陈在看她,背对老陈时身后发紧,防着老陈冲过来掀她裙子扒她裤子,但又有些期待,内心防线顿时崩溃了。

  太敏感也是个麻烦事,她觉得下次过来应该带多几条裤子。

  到家的时候,张志明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,看到林香回来,大咧咧说道:“老婆,我饿了,去做饭。

  ”林香轻轻一笑,走进厨房。

  她和张志明结婚三年,要说感情吧,也是甜甜蜜蜜,基本上没闹过什么大矛盾,可就是那方面……可能是因为以前工作太忙伤了身子,每每亲热,张志明总是不到十分钟就完了,他是满足了,可林香却享受不到快乐,总觉得空虚难耐。

  但那几年张志明有钱,要啥给买啥,林香也就不说他什么,毕竟鱼和熊掌哪里能兼得,可从去年开始,林香就觉得越来越不满足,大概是因为狼虎之年将近……打断回忆,林香淘米煮饭,又去池子边洗菜。

  身后传来脚步声,林香没回头看,下一秒,两只手伸了过来,把她弄疼了。

  张志明从后面抱住林香,两只手极其不安分,他的头搁在林香脖子上,气息喷在耳垂处:“老婆,我想吃你。

  ”林香红了脸,正想赶他,下一秒,张志明的手竟从胸口移到她的裙摆下。

  “啊……”林香惊呼,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异常,一双杏眼里充满了惶恐:“老公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啊……”张志明已经得手,一点都不顾及林香的感受。

  林香抑制不住地往上挺,脚踮起来,下意识配合着张志明,她太需要了。

  

老马“嗯”了声,双手摸索着往前走。

  张淑芬自己赶紧转身向厨房跑去,她也要洗一下脸冷静冷静,现在身上还热的发烫,待会被闺蜜王丽发现什么异常有的自己好受!老马走出门,脱离了危险之后心思也活络起来了。

  张淑芬这里属于比较高档的小区,这个单元只有两户,没什么人,就算有人他也能及时走掉。

  想到这,老马没把门关死,留了一条细缝,摘掉墨镜往里面看,说不定自己一会还有什么机会呢。

  偷瞄了一会,张淑芬的闺蜜从厕所走了出来,额头前发丝还有些湿。

  老马看的很清楚,对方上身穿着露着肚脐的粉色背心,下面紧身的牛仔短裤,一双高跟凉鞋,看上去风骚的紧!视线往上移,那女的有着一对勾魂的桃花眼,眼角下还有颗泪痣,鼻子很立体,嘴唇上薄下厚,一看就是那种精力旺盛的少妇!老马看的热血上头,不愧是张淑芬闺蜜,与其各有千秋。

  张淑芬自己已经看的差不多了,不知道这个女人那里会是什么风景……张淑芬也刚从厨房洗脸出来,看到她想进卧室,那女的手臂一撑墙壁不让张淑芬过去。

  张淑芬背对着大门,老马只听见她娇叱了声:“王丽,你又要干嘛!让开!”“嘻嘻,”名叫王丽的女子双手抱胸,脸上暧昧的笑,“干嘛?你说干嘛!”趁其不注意,她就动手掀张淑芬的睡裙。

  张淑芬措不及防,两人虽然平常也闹腾,但今天不一样啊,自己里面现在可什么都没穿!伸手压住睡裙裙摆,张淑芬恼羞成怒,不甘示弱的也朝着王丽胸上抓,把对方挤到了墙壁上!“不是吧?”王丽愣了下,胸上的感觉都不顾了,诧异道:“你刚刚…还真在屋里自己玩啊?还不穿内裤!”张淑芬羞红了脸,使劲在王丽的浑圆上拍了一下,嗔道:“你以为我像你,我刚刚上厕所了不行啊!”两女现在都是侧身对着大门,外面老马眼睛都直了!王丽的胸比张淑芬还大了一圈,被拍了下不乐意了,上下晃动像是在反抗着什么!“咦~,你觉得我信吗,咱俩什么关系,你想要给我说一声不就行了!”王丽不屑撇嘴,说着伸手扯下肩带,踮脚凑到张淑芬面前,“看我,你想要我就给你,来来来!”“这也太奔放了吧!”老马震惊,王丽的表现简直颠覆了他的三观,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这么骚!老马手上毫不停歇,看着那柔软的地方,王丽的手还在挤压着,惹得老马的动作越来越快!(极品少妇的诱惑)张淑芬哭笑不得,王丽的样子让她受不了,每次自己都会被她撩拨的不要不要的,手指在对方身体上使劲一掐,“让你浪!”“啊!”王丽一声惊呼,随后就又欺身压了过去,嘴里喊道:“好啊,没想到你会这样!是不是你老公很久没满足你了,那让姐来!”手还在张淑芬的屁股上用力揉捏。

  发现半晌没有动静,王丽抬头看到张淑芬有些黯然的神色,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也没继续下去,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对不起啊,我…我不是有意提的!”张淑芬强颜欢笑,“没事,反正我也不在意……”“那就好”王丽眼神动了动,试探道:“我最近在酒吧发现几个不错的男人,长得好,身体也好!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试试!”“呸!”张淑芬啐了一口,不去想那些糟心事,推了王丽一把:“怎么?你舒服了现在拉着我趟浑水?我才不去!”“诶呀,去嘛,去嘛!”王丽拉着张淑芬的胳膊,诱惑道:“你不知道他们有多厉害!今天咱俩一起去,我让你也享受享受!”“不去,不去!都跟你那个过了我才不想要,我!嫌!脏!”张淑芬继续挖苦王丽,嘿嘿笑着,甩开胳膊就进了卧室。

  王丽不乐意了,甩掉鞋子,牛仔短裤与内裤一起拉掉,“你个老女人,今天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我就不姓王!”说完,她光着身体就追了进去,把门一关,声音被隔绝了,衣服在走廊里散落的到处都是!老王在门外大饱眼福,嘴里口水都快吞干了,真想把王丽这娘们给拿下!到时还浪不浪的起来!叹了口气,心里想着卧室那更劲爆的场面,老马又不敢去偷看,如果被发现,自己怎么解释都是个问题!正要关上门,老马眼角瞥见地上王丽的衣服,歪心思又起来了,轻声打开门,慢慢挪到卧室旁边。

  里面女人的尖叫声隐隐传来,让老马心跳加速!快速捡起地上那粉红的三角诱惑。

  老马颤颤巍巍的凑到鼻下深吸了口气,女性那里的气息让老马有种别样的快感。

  幻想着鼻下就是王丽的那里,老马缴械了!身子一阵轻颤,老马身心通畅,把手中的小裤裤放在原位,下定决心一定要得到王丽和张淑芬。

  轻轻带上门,离开了。

  没多久,他老板就来接他了。

  坐到车里,老马下面难受,老板与他说话也只是应付,只听到晚上聚餐,表妹什么的,也没去在意。

  回到店里,老马坐到大厅的沙发上,带着墨镜看着顾客和服务员穿梭,心里也平静了下来,不去想在张淑芬家的旖旎,起身摸索着去洗澡。

  他每天其实过得还不错,有活了就干活,没活就在沙发上发呆,日子过得挺滋润。

  老马洗完澡,坐在沙发上舒服的眯起眼睛,打起了盹。

  “师傅,喝不喝水啊?”一声清脆婉转的女声在老马耳边回荡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557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4464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320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5768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350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5776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467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77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