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中文 電影,新手必看

孙斌装模作样傻乐呵着,“我知道我难受,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就不难受了。

  ”白玉兰娇哼了一声,然后说道:“我看你就是装傻,明明知道上次我给你用嘴巴治病很舒服,会不难受的,你竟然还故意说不知道的,你真是个小坏种。

  ”她说的是装傻,可心里更加相信孙斌是个傻子。

  要不是傻子,自己都骚成这样了,怎么可能会真的走呢?没有撩到孙斌,反倒把自己撩到满肚子火,于是白玉兰也忍不住了,更不想有什么遮掩。

  直接将粉色护士大褂给脱掉,露出了身前那对迷死人的超级宝贝儿。

  不容分说的,她弯腰低头吞向了孙斌的那里,一双小手更是抓住孙斌的大手往她身前凑去。

  “唔……唔唔……”白玉兰觉得好舒服,身子被孙斌抓的好舒服,感觉这年轻人的手劲就是不一样。

  虽然好痛,但是痛过之后真的很过瘾,那是爱的狂暴力量,非常带劲。

  孙斌这时候也是爽到不行,不光手里那充满弹性的存在爽,那里更是爽到不行。

  白玉兰真是有条好舌头,简直太厉害了,仿佛能把人的魂儿都给卷走似的,那么销魂快活。

  只是玩着玩着的,孙斌就不满足了,也不爽了。

  因为他想起了白玉兰之前鼓动郭长江去祸害何洁的话。

  于是借着心头的愤怒,他(办公室爱爱)双手顿时用尽了所有的力量,往死了去抓挠白玉兰的身前。

  白玉兰当时就疼急眼了,连吞都顾不得了,赶紧抬起头来。

  “小坏种,疼疼疼,你轻点,你快给我弄破了,啊……”白玉兰痛苦的娇吟,让孙斌更加的受刺激,更加的火焰焚身。

  身上的动作更大了。

  白玉兰痛到‘呜呜’的直叫唤,可根本没有什么用,孙斌只管往死了发泄。

  那架势,仿佛根本就不把白玉兰当人看待,甚至折腾充气娃娃都不带这么狠的。

  足足折腾了十多分钟,白玉兰痛到死去活来的。

  这会儿她哪还想着要干些什么快活的事,她就想着能够赶紧把孙斌这混蛋给赶走。

  她都懊悔了,刚才为什么要鼓动郭长江去祸害何洁。

  她本意是何洁有了郭长江,就不会祸害她的孙斌了。

  可哪曾想孙斌才是真正的祸害啊,她现在巴不得求何洁赶紧把孙斌带走。

  这特么根本不是人受的罪,这是穷汉戴着个毛驴子,往死了折腾啊!正在痛苦中焦急的思索着解决办法时,突然,白玉洁感觉到身前不痛了。

  她一时间都懵了,完了,真给拽下来了?!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摸,我的天,太好了,那对宝贝儿还在,真是幸运啊!正庆幸着身前没被孙斌给拽掉的时候,突然白玉兰又感受到双腿被猛地掰开了。

  她很诧异,不明白孙斌这个傻子又想干什么,但估摸着不是好事。

  于是她死命的想要直至,可嘴巴里还被那大东西给堵着呢,根本抬不起头说不出话!白玉兰急了,孙斌折腾她身前都那么痛,这要是折腾起下面……她都快吓哭了!可就在随后,却有极尽的舒适感,疯狂刺激起她那里……两条裹在黑色丝袜里的大长腿,直把孙斌迷到不行不行的,真是过瘾啊!这白玉兰的腿本来就白,这会儿加上黑色的丝袜后就更加显得迷人了。

  简直是要把孙斌给活活迷死的节奏,尤其是那撕破的地方是从白玉兰下面开始的。

  这会儿,那条白色薄纱质地的贴身小裤裤都彻底显露在他视线中。

  隐隐的,都能看到其内的火辣曼妙。

  孙斌顿时兴奋到不行,几乎是本能的就把脑袋给凑了上去。

  那一刹那,有醉人的欢吟声如天籁般,从白玉兰的腔子里压制不住的钻出……活活折腾了两个多小时,白玉兰真是不行不行的了。

  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挺舒服的,可是随着时间的继续,她感觉好像都快要起火了。

  而孙斌那个祸害则鬼的要死,把她喉咙弄的好痛后,就彻底撤出身子来不给她吃了。

  她是想找点发泄的途径都找不着,直让火把娇媚的小身子都快鼓爆了。

  白玉兰气急败坏的骂道:“孙斌,你王八蛋,你赶紧松开我!!!”嗓子被弄到肿痛,白玉兰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,而且很不利索。

  只是孙斌根本不管那么多,只管品尝她那娇媚的地方,把人白玉兰折腾的都快哭了。

  又是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后,白玉兰实在是不行了。

  她含着哭腔央求道:“好孙斌,好老公,我喊你老公好不好?我求求你了,你快给我吧,你再不给我我就活活被你给折腾死了,我真的要死了啊!”孙斌相信白玉兰说的是真话,因为这会儿白玉兰那双修长的大腿上满是的痕迹。

  真要这么下去,没准会把白玉兰这个水做的女人给活活水竭而死吧?不过孙斌没这么善良,他只是刚好自己也已经忍耐到了极限,所以才猛的一把拽起了白玉兰。

  白玉兰不愧是个风骚的小娘们儿,战斗经验就是足。

  孙斌刚拽她一把,她就迫不及待的起身,随即更是双手扶住病床,将双腿岔开后香臀高高崛起,紧接着更是媚眼迷离地望向孙斌。

  “老公,好老公,快给我,我那里都已经想死你了,真的好想好想,我求你给我好不好?”耳朵听着白玉兰迫切的央求声,孙斌那可真是兴奋到不行。

  只是傻子还是要好好当的,于是他摸着脑袋傻问道:“我给你什么啊嫂子?”白玉兰都快气死了,“你混蛋你,你弄的我哪里你自己不知道啊?”孙斌装模作样的问道:“那再弄一次?”

 而叶寒冲出去的时候,脚下所踩的地面如软豆腐窝陷下去。

  这也可见叶寒发力多么凶猛了。

    叶欣与唐思思全部呆若木鸡,叶欣也是第一次见哥哥全力奔跑!  唐思思好半晌后才反应过来,道:“我靠,叶寒哥哥也太变态,太凶残了。

  这速度,要是去参加奥运会,那里还有飞人翔的份……”  叶寒自然是没有看错的。

  那车上的人正是方辰,而和方辰一起的是个小太妹,叫做芳芳。

    十分钟后,跑车停在了银座大酒店前面。

  方辰与芳芳下车,一下车,方辰就将车钥匙丢给了车童,由车童去泊车。

    杨彪一直守在大厅前面的旋转门处,他见了方辰和芳芳,立刻上来轻声道:“方少,一切都准备好了。

  这是房卡!”  方辰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他微微一笑,笑容格外的和煦好看,人畜无害。

  “彪哥,你给芳芳开个房间安顿一下。

  ”  芳芳立刻幽怨无比,嗔道:“辰哥哥……”  方辰温柔的看向芳芳,他伸出手抚摸芳芳的脸颊,说道:“傻丫头,只有你才是在我心上,明白吗?”  芳芳的心儿顿时融化了,她愿意为方辰付出一切,忍受一切。

  当下强颜欢笑,说道:“嗯,辰哥哥,我明白的。

  ”  “乖!”方辰一笑,说完便先进了电梯,先走一步。

    而那芳芳则是和杨彪站在一起。

  这女孩还在痴痴相望!杨彪看在眼里,心中都不由感叹,方少真特么是泡妞高手啊!  而这里的一切,全部被叶寒看在眼里。

  叶寒眼中寒意爆起,他已经确定了这个人就是方辰。

  艹,果然不是什么好鸟。

  叶寒当下决定跟到底了,他迅速闪入大堂,随后神不知鬼不觉进了楼梯间。

  身为曾经的特种兵王,如今的中南海头号保镖。

  这点本事还是有的。

    酒店的总统套房内,林婉清睡在床上,双眼紧闭。

  她是那样的美丽,这种美丽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  方辰进来后先关上房门,然后来到床前坐下。

    方辰看着床上的林婉清,他的心神在剧烈颤抖。

  女神啊!梦中的女神,终于要在自己的胯下唱着征服了。

  方辰都想好了,他还要拍下跟林婉清做的过程,拍下许多林婉清的露点照片。

  以此好来长期胁迫林婉清!  对待非常之人,自然要有非常办法。

    且说叶寒,叶寒跟上来之后,他发现走廊里有摄像头。

  又发现陈雄也在跟踪,一时间,情况有些扑朔迷离。

  所以叶寒并没有轻举妄动,而是隐藏在了暗处。

    套房内,方辰先脱了鞋子。

  他刚脱完鞋子,回过身时忽然发现林婉清坐了起来,正冷眼看着他。

    方辰不惊微微失色,不过这货也是镇定。

  反而很温柔的说道:“婉清,你醒啦?”这话语的温柔,就像是热恋的情侣之间才有的。

    叶婉清却不搭理方辰,而是准备下床穿鞋子。

  方辰那里允许到手的天鹅肉飞走,便要用强。

    那知道,林婉清却是练过空手道的,劲力非常大。

  林婉清猛然膝盖一顶,立刻顶在了方辰的要命处。

  方辰立刻痛得龇牙咧嘴,眼泪都彪了出来。

    “我艹!”  林婉清却并不罢手,她美眸中寒光闪烁。

  站起身来,接着两耳光狠狠甩在方辰俊俏的脸蛋上。

    “麻痹的,臭子。

  ”方辰何曾吃过这等的大苦头,他的优雅全然不在。

  怒骂着,忍痛扑向林婉清。

  林婉清后退一步,突然一脚蹬来,砰的一声,立刻蹬中方辰的腹部。

  方辰痛得摔在地上。

    便在这时,陈雄破门而入。

  他本来就很担心林婉清,不过这一进来,看见这种情形还是有些意外。

  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陈雄关切的问。

    林婉清淡淡道:“没事!”  陈雄的目光到了方辰身上,他眼中闪烁出寒光。

  这个小崽子居然敢对小姐动心思。

  他走上前来,一脚踩向方辰的胸口。

    猛力挤压!方辰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。

    “我艹,麻痹的,老子要弄死你们,弄死你们全家!”方辰哭着大骂起来。

  他虽然平素能装装儒雅,老成。

  但说到底,年龄还小,真正遇到事儿,立刻就显露出原形来了。

    方辰这边骂着,那边也终于惊动了杨彪。

  杨彪和沈鹰就在隔壁喝酒呢。

    实际上,这里不会有保安前来。

  因为事先,杨彪已经用方辰的身份和酒店说好了。

  将这一层的监控关闭掉。

    所以不管这里发生什么罪恶的事件,都不会有保安前来。

    杨彪顾不得沈鹰,说道:“哥,我去看看。

  ”  沈鹰点点头。

    杨彪迅速的来到了方辰的房(两性口述小说)间,他立刻就看到了方辰的惨状。

  “艹,弄死他们!”方辰见了杨彪,马上嘶吼道。

    杨彪冷眼看向陈雄与林婉清,最后目光落在陈雄身上。

  “是你打的方少?”  “没错!”陈雄冷冷说道。

    杨彪冷哼一声,也不废话。

  一个箭步窜了上来,快如疾风,接着一记猛烈崩拳抽打向陈雄的腹部。

    杨彪的身手是很不错的,在混混中,没人是他对手。

  可惜,他今天遇见的是陈雄。

  陈雄只是稍一退步,便避开了杨彪的崩拳。

  接着,陈雄暗腿一割,重拳朝杨彪背部一抡。

    这杨彪立刻就跌了个狗吃屎。

  陈雄一脚踩在杨彪头上,杨彪马上惨不忍睹,也噗的一声,合血吐出两颗牙齿。

    不过此时,陈雄忽然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压抑,连呼吸都难受。

  他与林婉清猛然抬头,立刻就看见了门口处站着的沈鹰。

    沈鹰淡淡冷冷的看着陈雄。

    陈雄心中发出高度警戒,这个人是绝对的高手。

    那杨彪见了沈鹰,立刻凄苦的喊道:“哥,快救我。

  ”  “放了他!”沈鹰走了进来,冷冷说道。

    陈雄放开了杨彪,他周身肌肉绷紧,高度戒备。

    “方少,你还好吧?”沈鹰又对方辰说道。

  方辰是知道沈鹰身份的,他心中升起了希望。

  咬牙道:“沈哥,我要这两人的命!”  沈鹰当然不会杀人,他也不得罪方辰。

  说道:“我把他们擒下,怎么处置,方少随意……”  且在这时,陈雄出手了。

  陈雄知道沈鹰厉害,他突然爆发,雷霆而动,一招鹰爪手猛烈抓击向沈鹰的腰子。

    可沈鹰却是眉毛也不抬,突然反手撩出,同样也是鹰爪手。

  他的鹰爪手迅速钳制住了陈雄的手。

    咔嚓一声,陈雄手骨断裂!  沈鹰接着一脚将陈雄踹翻在地,这还不说,沈鹰又一脚踩在陈雄的手上。

  顿时,咔嚓咔嚓,陈雄手骨粉碎。

    这沈鹰的手段,绝对毒辣!  陈雄如此猛汉,却也是忍不住痛哭的嘶吼出来。

    那陈雄的鹰爪手又怎能和沈鹰的鹰爪手相比,沈鹰练的就是鹰爪铁布衫,他的鹰爪比钢刀还要锋利!  林婉清这时候也不禁失色了。

  她冷冷看向沈鹰,说道:“放开他!”她顿了一顿,说道:“我爸爸是林文东!”  “林文东?”沈鹰看向站起身子的方辰,问道:“这个人很厉害吗?”  方辰不屑一顾,说道:“不过是一个道上的大哥而已。

  ”当官的又怎么会畏惧道上的。

    况且此刻,方辰什么都不想管,他只想狠狠的艹林婉清!  方辰的疼痛感已经减去了许多,他来到了林婉清面前,忽然就是一耳光甩了过来。

    “子!”  林婉清精致绝伦的脸蛋上立刻出现五个红指印。

  她冷冷的看着方辰,并不说话。

    方辰就是不爽林婉清这种清冷出尘的范儿,他凝视林婉清,却对沈鹰说道:“沈哥,麻烦你将你脚下的杂碎,双手双脚全部废了。

  ”  沈鹰点点头,只说一个字:“好!”  “等等!”林婉清这下终于变了脸色,她冷冷看向方辰,说道:“有什么就冲我来。

  ”  “冲你来?你算什么东西?”方辰不屑一顾。

  他这种人失势时会涕哭流泪,丑态百出。

  而得势时就会极度残忍,极度的嚣张不可一世。

    这是心理扭曲的一种表现。

    林婉清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放了他,我可以随你怎么样。

  ”  陈雄闻言不由失色,热泪滚滚。

  自己的这位小姐,一向都是面冷心热。

  这个时候,居然为了自己一个保镖,可以牺牲如此之大。

    “好,够义气,主仆情深啊!林婉清,来,今天只要你将我伺候舒服了,我就放了他。

  ”方辰邪魅一笑,说道:“你现在去床上,把衣服脱了。

  老子就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来艹你。

  ”  “不要,小姐!”陈雄嘶声喊道。

  沈鹰脚下用劲,他立刻痛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  林婉清的娇躯剧烈颤抖起来,她带着一种无比怨恨的光芒看着方辰。

  无论她鼓足多大的勇气,她都迈不开这个步子。

    “废了他!”方辰也不催促林婉清,冷冷对沈鹰说道。

    “不要!”林婉清闭上眼睛,一滴珠泪滚落。

  她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绝望。

  这一刻,她无能为力,只能任凭摆布。

    便在林婉清最绝望的时候,拍掌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  林婉清顿时惊喜莫名的看向门前,她立刻便看到了叶寒。

  这个时候,叶寒就如黑暗绝望中,唯一的一缕阳光。

    不过,林婉清很快也就冷静了下去。

  她深深知道这个沈鹰有多么厉害。

  这个年轻人前来,也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  不过虽然这么想,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有奇迹出现的。

    叶寒脸色冷淡,他停止拍掌,看向方辰,说道:“还真是精彩啊,方……少!”最后的字眼,他拉得很长。

    方辰也就正式看到了叶寒。

  他有些讶异叶寒的出现,不过他这个时候真面目已经露了出来,便不需再伪装了。

  方辰本来就对叶寒不爽,这时候只是淡淡冷冷一笑,说道:“叶寒是吧?”  叶寒说道:“怎么才分别不久,方大少爷贵人就多忘事,不记得我了吗?”  方辰说道:“哦,我想起来了。

  你是叶欣的哥哥。

  既然如此,那么现在,你走吧。

  我放你一马,不过,你若真有那么一点脑子,我劝你最好把在这里看到的事情,全部都当做没看见。

  不然,我可以跟你保证,那会成为你人生最大的灾难。

  ”  叶寒笑了,笑得很灿烂。

  “很好,很好。

  方辰啊方辰,我真的很久没见过像你这么可爱的傻了。

  ”  这句话骂出来,顿时让方辰眼中怒火喷了出来。

  他道:“沈哥,麻烦你了。

  ”  沈鹰这时候也不可能退缩。

  他点点头,站了出来,面对叶寒。

    叶寒看向沈鹰,他冷冷说道:“鹰王沈鹰是吧?”  沈鹰瞳孔微微收缩,说道:“你认识我?”叶寒冷冷一笑,说道:“国安有名的大高手,鹰王沈鹰,一手的鹰爪铁布衫出神入化。

  我又怎么会不认识。

  只是我没想到,你居然自甘堕落到这个地步,跑到东将来充当这么个小杂碎的打手。

  ”  “找死!”方辰在一边怒了。

    “我是不是找死,一会你就知道了。

  ”叶寒眼中一寒,杀意爆发出来,他冷冷的看了眼方辰。

  实在是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,真特么太烦躁了。

    方辰接触到叶寒的眼神,顿时有种心惊胆战,魂飞魄散的感觉,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  “你是什么人?”沈鹰凝重的看向叶寒,问道。

    “我姓叶,单名一个寒字!”叶寒说道。

    沈鹰瞳孔收缩,道:“特卫局第一高手,太极母拳之王,叶寒?”  “动手吧!”叶寒再不废话,突然一声大喝,声如炸雷,突然就出手了。

    叶寒是一名武者,武者就是这样的性格,一言不合,大打出手!出手就存杀人心思!  功夫便是杀人技!  国术,向来都是只杀人,不表演。

    且说这是,林婉清美眸亮了起来,万万没想到叶寒居然是高手。

  她感觉叶寒这一声大喝,如春雷炸响。

  他身子一动,杀气四溢,劲风割面!  也就是在这时,叶寒一瞬间如云雾中钻出的神龙,倏忽之间,一记猛烈的崩拳崩杀向沈鹰的腹部,快如电闪!  沈鹰眼中瞳孔收缩,退后一步,避开锋芒。

  接着就是窝心捶反击!  叶寒整个人迅速缠了上来,崩拳突然化作太极鞭手,噼啪巨响,劲风呼呼。

  叶寒两条手鞭如大铁鞭一样猛烈铲杀向沈鹰面门!  气势凶猛绝伦!太极拳,以柔育刚,越柔,爆出的劲力越是刚猛。

    沈鹰迅速便以鹰爪铁布衫缠了上来,两人急速之间,擒拿,反杀,鞭手,砰砰砰接连撞击在一起。

    地面的木地板寸寸碎裂,这两人打了起来,就像是两台人形高达,毁灭力量太强大了。

    陈雄看在眼里,心中也不由感叹,这才是真正的杀人技啊!  叶寒与沈鹰越战越猛,而叶寒体内气血奔腾汹涌,内外一口气修成,打法天下无双。

  他猛然之间,一拳爆开沈鹰的防御,冲杀进沈鹰的心脉处。

    沈鹰急速后退,同时一招暗腿刀锋踢了过来。

  叶寒拳力化掌,迅速以牛卷舌的功夫缠杀向沈鹰的腿。

  叶寒的变招实在是太快了。

    沈鹰吃了一惊,继续后退。

  他很快就退到了墙壁处,退无可退。

  叶寒立刻施展出冲天炮锤杀将过来。

  捶力凶悍绝伦!  沈鹰却也不是易于,他眼中精光闪过,缩腹,弓脊椎,双手化指刀,猛力一戳!  这是照着叶寒的手脉戳的。

  如果叶寒的冲天炮锤硬要捶杀而来,那么,叶寒的手就会受伤。

    沈鹰是绝顶高手,他将这距离算到了精确程度。

  知道叶寒不管怎么样,炮锤都捶杀不进来。

  距离,差了一厘米!  一厘米,就是胜负的关键!  果然,叶寒一拳到老,无法打中沈鹰。

  叶寒猛然顿住身形,突然,他拳力松开,化作指剑,疾点过来。

    纵使如此,距离还是差了一毫米。

    沈鹰眼眸中露出森寒的笑意来,带着残忍。

  但就在这时,诡异的事情发生了……

老陈自然是故意这么说的,不过他这样说也是为了让王秀莲不再尴尬。

  果然,老陈这话一说出来,王秀莲面色一喜,连忙邀请老陈上去。

  刚进入天龙集团的大门,周边的几个保安和服务员连忙行礼,道了一声‘王董好’。

  王董自然是称呼王秀莲的,老陈见到这种架势,悻然笑了笑,看来王秀莲在天龙集团还是很有地位的。

  不过想想倒也应该,这家公司说起来还是老李和王秀莲一起白手起家创办的,王秀莲也是创始人之一。

  在长厅内没走多远,突然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,她的目光先是在王秀莲身上看了看,又在老陈身上瞅了一眼,然后再度将目光聚焦在王秀莲身上。

  老陈明显能感受到高挑年轻女子目光中的诧异,不过他是老光棍一条,皮倒也厚的很。

  “副董事长,董事和高管们都已经在顶层会议室聚集了,他们请你过去开展会议!”青年高挑女子语气中充满了一种担忧,看得出来这个会议没那么简单。

  同时,老陈也听出了一个细节,这个高挑年轻女子称呼王秀莲为副董事长……至于董事长自然就是王秀莲那个已经去世了一个多月的丈夫了,但是没想到一个多月过去了,这个董事长的位子还没确定。

  “嗯,我知道了,赵总监,你也去准备会议吧!”王秀莲皱了皱秀眉,在家中,在老陈面前,王秀莲就是一个柔弱的女子,但是来到这偌大的天龙集团,王秀莲也开始逐渐将那份柔弱给收了起来。

  跟这帮千年老狐狸斗法,一不小心可就真的玩脱了。

  “陈哥,我们进去吧!”王秀莲深呼了一口气,表面上虽然一副很镇定的样子,但是老陈感受地出来,她有些紧张。

  唉……老陈叹息一声,这个女人,承受的东西太多了!老陈没有半句废话,跟在王秀莲身旁,俨然一副保镖姿态。

  来到顶层会议室的时候,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待了,一个个西装革履的,面色严谨,都显得十分郑重。

  “副董事长来了,那我们的会议可以开始了。

  ”“副董事长,我们可等你很长时间了。

  ”“副董事长,你身边站的那个人是谁?我们天龙集团的高层会议什么时候允许一个陌生人进来了?”王秀莲刚一进入,一帮人就在那里开始追问,同时将目光聚焦在老陈身上,老陈一直跟在王秀莲身边,所以显得格外突出。

  再加上老王身上穿的就是一套便服,和这些西装革履的公司高管和董事们在装束上的差别很大。

  “这位是陈磊陈哥,我老公在世时的好朋友好兄弟!今天就让他也参加会议吧!”王秀莲这样介绍老陈,瞬间将老陈的身份暴涨了不少,既然是前董事长的好朋友好兄弟,那就是尊敬的客人,总不好直接赶人吧!“副董事长,我们天龙集团的规章制度您也不是不知道,他虽然是李建董事长的好朋友好兄弟,但是他不是我天龙集团的人,所以他没有资格待在会议室内。

  ”“再说了,李建董事长都已经去世了,我们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!”王秀莲将话说完,一个头发花白,长相威严的老头突然站起身,直接开始怼人模式。

  哪怕是对王秀莲说话也丝毫不客气,最后那句话隐隐还有一种逼迫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“孙叔……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我王秀莲还会拿亡夫的名义说这个谎么?你不觉得有些太咄咄逼人了么?”王秀莲直接寒着一张脸站起身,这涉及到颜面问题。

  “呵呵……副董事长何必这么激动?难不成这家伙和你还有什么亲密的关系?李建董事长去世才刚刚一个月啊……”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非但不知道收敛,反倒越说越不像话,王秀莲的面色上露出羞怒神色,胸口剧烈地开始起伏,显然是被气到了。

  “你这个老头嘴里能不能积点德?一张扒灰脸,还在这里张口闭口地教训人?”老陈实在是忍不住了,帮着王秀莲顶了一句,这老头说话着实有些太难听了。

  “你…你说什么!放肆!你给我滚出去!滚出去!”头发花白的老头突然浑身震颤起来,面色也变得潮红起来,手指着老陈,呼吸都粗重了不少。

  原先老陈还真只是瞎说的,也没有丝毫依据,但是看到这老头这幅激动的模样,倒是瞬间诧异了许多。

  难不成他随意的猜测还有可能是真的?这老家伙不会真的有这方面的癖好吧?“恼羞成怒了?我也没说什么,有必要这么激动么?莫不是被我说中了心事?啧啧啧……”老陈满脸地不敢置信,经过老陈这么一烘托,会议室中的众人顿时都一副看热闹的神态盯着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。

  孙乐山气得浑身发抖,他恨不得上去捶老陈几下,但是看了看自己这老胳膊老腿还是放弃了。

  “王秀莲!你就让这么个货色在会议室中犯浑?董事长啊!你在天之灵不得安息啊!”孙乐山将已经去世的李建搬出来,这下子老陈还真不好说什么了,而且老陈也发现王秀莲此刻显得颇为为难。

  “那我出去,我就在门外,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叫我!”老陈狠狠地瞪了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一眼,然后大踏步走出,就站在门外,依靠在墙壁上,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  “你…你是跟着副董事长来的那位先生?您是副董事长的朋友,您怎么站在这里啊!”老陈站了没多久,就走过来一个高挑长腿女孩,正是之前他和王秀莲刚进公司时看到的那个女孩,听王秀莲好像称呼她是什么赵总监。

  (大炕上性经历)“我在这里等人,姑娘你先进去吧,会议要开始了!”老陈龇牙笑了笑,示意高挑长腿女孩赶紧进去,女孩点点头,倒也没多说什么,直接就进去了。

  老陈在门外等了大概有二三十分钟,显得有些无聊,这道会议室大门的隔音效果还是很好的,至少老陈听不到里面言谈的具体内容。

  ‘砰!’正当老陈无所事事,有些困意的时候,会议室内突然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,同时一阵喧闹声传来。

  “这是我丈夫的公司!我拥有继承权!我是公司的副董事长!”这是王秀莲的声音,显得有些气急败坏。

  “呵呵,我们只认李董事长,您是李董事长的遗孀不假,但是李董事长早就答应过我们,在他死后,天龙集团要交给我们来打理……”“再说了,公司早就没钱了……”“你们欺人太甚……”‘砰!’玻璃碎裂的声音频频传来,在门外等候的老陈眉头深深锁起,他有些担心王秀莲的现状。

  她毕竟就是个妇孺,而那会议室里面,那帮老狐狸可一个个都狡诈得很,老陈唯恐王秀莲会吃亏,到时候会对不住兄弟老李。

  咬咬牙,老陈直接推门而入。

  “你们这帮老泼皮还要不要点脸了?这公司本来就是人家丈夫的,现在人家丈夫死了,这公司理所当然应当由王秀莲俩接管!”“你们这些人别看穿得人五人六的,但说到底,也就是个打工的。

  ”“怎么,还要上演一个恶奴欺主的戏码啊!”老陈一推开会议室的大门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老陈身上,老陈也豁出去了直接站在王秀莲身边,为王秀莲辩护道。

  他就是看不惯这么多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女人。

  “陈哥……谢谢你!”王秀莲站在老陈身后,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,有一个站在你面前,那种感动,无法用言语来表述。

  “没事!要是老李还在,保准将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一个一个全都给开除了!”老陈就喜欢说一些大实话,他的这些大实话一经说出来,全场都炸了。

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来管我们天龙集团的事情!”“看他这穿着,别是个拾荒者吧!”“他还说自己是李董事长的兄弟……咱们李董事长怎么可能有这样兄弟,别扯犊子了!”“我看他和王秀莲关系挺好的,莫不是……”“还真不一定,若真是姘头……”底下人说话越来越难听,老陈面色一扳,想要再教训一顿,却被王秀莲拉住了。

  “副董事长,这个人涉嫌偷听我们天龙集团的高层会议,我建议将他扭送到公安局!”“是啊,再不济,也要将他给赶出天龙集团啊!他一个外人在这里指手画脚的,确实不应该啊!”这些人话口一转,开始讨伐老陈,老陈顿时面色一怒,你们什么意思?我刺探你们的商业机密?我若不是害怕王秀莲吃亏,我才来这里吃瓜落呢!“我为陈哥担保,陈哥要是将会议机密泄密出去了,我承担一切责任!”王秀莲冷冷地瞥了在场所有人一眼,然后对着老陈投去感激的目光,让老陈颇为受用。

  “现在公司的账务不明,你们也都在说公司没有钱,既然这样那我觉得可以对公司的财务进行一次全方位的审计!我倒要看看,这些钱都被折腾到哪里去了!”“这家公司是老李的心血,老李现在虽然已经死了,但是我会继承他的遗志,将公司发展起来!”“赵总监,你是财务总监,这件事还需要你多多帮忙!”王秀莲冷声说道,对着坐在左手边的那个高挑年轻女子说道,这个女子正是刚刚在会议室门口和老陈搭讪的那个。

  高挑年轻女子点点头,却也没有明确答复。

  “不行!我不同意集团在这个时候进行财务审计!集团现在的人力全部发动出去了,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全方面扭转集团的不利局面,而并非将那些精力集中在内乱上!”“李董事长还在的时候,对待我们就像兄弟一样,也从来没说过怀疑我们!”“再说了,副董事长,您恐怕还没有那个资格对全公司的财务进行审计吧!我不同意!”孙乐山直接拒绝道,他自家根子都不怎么干净,真要进行审计了,那点小秘密恐怕就要暴露出来了。

  到时候真让王秀莲找到了可趁之机,那赶她下台的计划可就落败了。

  “我也不同意审计!”“我也是!”“我支持孙总!”孙乐山非但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,而且还是总经理,再加上是公司创建时候的元老,所以他在公司中的地位很崇高。

  再加上这些年在天龙集团内刻意经营,使得其成为仅次于董事长李建之下的第二权柄人物。

  现在李建突然死了,他这个总经理瞬间就起来了,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麻烦就是王秀莲,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将王秀莲也赶出公司,那天龙公司今后可真的就是他的天下了!老陈倒吸了一口凉气,刚才他虽然没有细数,但是起码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都表示了反对。

  再排除一些中立的,不愿意闹事的,这个小老头在天龙集团中的根基就太深厚了。

  王秀莲紧咬银牙,恨不得将这帮老狐狸的伪装面目都撕开,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……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。

  看到有这么多人支持自己,孙乐山顿时嘴角上翘,同时目视着王秀莲,眼眸中流露一抹得意。

  目光肆无忌惮地在王秀莲姣好的身材上扫视了一遍又一遍,又瞥了一眼站在王秀莲身边的老陈,顿时心中暗自可惜。

  “好白菜都被猪给拱了!”他今年虽然也五六十岁了,但是人老心不老,对于王秀莲这个美艳少妇多多少少有些别样的心思。

  “你们这么害怕进行财务审计,是不是你们自己心里有鬼啊!别把话说的那么好听,还有你这个扒灰老头,你能不能把你那猥琐的目光收一收,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龌龊的心思一样!”老陈就是看不惯这些人的小人嘴脸,直接开始了怼人模式,见一个怼一个!尤其是对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,老陈更是看他不爽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502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81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773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3066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257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4336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7382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-rubber-bracelets.xyz/twe.aspx?7535.html